新疆都市报:一个9岁弱视男孩的艰难求学路(图)

 FC5030BD915BD98F21BA3A674FC78C1C.jpg

“我希望自己的眼睛能够完全看得见,希望自己能够和其他的小朋友一样,在操场上自由地奔跑。”7月21日,家住乌市仓房沟148号的龙龙渴望地说。

  孩子一出生双眼就有问题

  7月21日,已经是放暑假的日子了,可9岁的龙龙还是很想念每天在学校的生活。尽管每次上体育课踢球的时候,他只能在一边看着,虽然看得很模糊,他还是能感觉到小伙伴们在奔跑时发自内心的快乐。而这些普通孩子通过游戏能获得的简单的快乐,对他来说全都是奢望。

  “孩子眼睛现在成了这样,学习也被耽误了,我们当父母的也很着急,可家里实在是太困难了。”母亲杨海者告诉记者,其实,从龙龙生下来3个月大的时候,她就已经发现龙龙的眼睛有些不对劲,孩子总是斜着眼睛在看东西,递给他东西也没有什么反应。可因为家里条件非常窘迫,他们夫妻没有多余的钱带孩子到医院检查,总是幻想着孩子长大一点情况会有所好转。

  10年前,龙龙的父母从甘肃老家来到新疆,一直四处打工居无定所,孩子的眼睛也就因此无法治疗被耽误了。

  32岁的杨海者身材比较矮小,工作一直不是很好找,她只能跟着丈夫打零工,收入无法保障。父亲王小军36岁,身患小儿麻痹后遗症,右腿和右脚行动起来都不是很方便,靠出苦力给别人送货,一个月只能赚到一千多元的工资维持家用。

  为看清黑板上的字

  双手卷成“望远镜”

  转眼间,龙龙7岁了,他需要上学了。可视力问题却逐渐凸显,在孩子的求学道路上带来了重重阻碍。

  虽然坐在教室里的第一排,可每天上课时,龙龙只有将自己的双手卷成“望远镜”拢在眼睛周围,才能勉强看清楚黑板上的字迹,而且只能看到正面的字体,侧面的字体根本看不到。因为看不清黑板,龙龙的学习成绩一直不太理想。每次考试完,龙龙都会低着头,他不愿意面对同学们的眼光。

  随着年龄的增长,龙龙的视力越来越差,几乎是在“黑暗”中摸索。

  课间的时候,孩子们都会到操场上玩耍,而龙龙最常做的,就是留在教室里,两只眼睛几乎贴在书本上写作业。

  谁能帮他重见光明?